<button id="3nz4a"><acronym id="3nz4a"><u id="3nz4a"></u></acronym></button><li id="3nz4a"><acronym id="3nz4a"><cite id="3nz4a"></cite></acronym></li><rp id="3nz4a"><ruby id="3nz4a"><blockquote id="3nz4a"></blockquote></ruby></rp>
<em id="3nz4a"><object id="3nz4a"><input id="3nz4a"></input></object></em>
<rp id="3nz4a"><acronym id="3nz4a"></acronym></rp>

<button id="3nz4a"></button>

    中國機床行業新增長動力來自何方新技術

    2017年08月16日 來源:五金機電網

    “機床制造業CEO國際論壇”在每屆中國國際機床展覽會正式開展的前一天舉行,是歷屆展覽會的前奏和亮點,今年也不例外。憑借主辦方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的面子,每屆論壇國內外的行業大佬們都會悉數到場,唇槍舌劍地理論一番。


    中國機床行業新增長動力來自何方新技術

    本屆論壇以“新需求·新供給·新動力”為主題,由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常務副理事長兼秘書長陳惠仁主持。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當值理事長、秦川機床工具集團股份公司董事長龍興元、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常務副會長董揚出席論壇并致辭;沈陽機床集團董事長兼黨委書記關錫友、山崎馬扎克株式會社代表取締役副社長清水紀彥、北京精雕科技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裁蔚飛、庫卡機器人股份有限公司關鍵技術經理AndreasSchuhbauer、博世力士樂中國公司銷售副總裁劉天鵬出席論壇并作主旨演講。

    “中國機床行業的新動力在哪里?”、“行業未來是冷是暖”、“機床行業是不是還有更多的發展潛力”,在此次論壇中,業界領軍人就未來行業中這些熱門的觀點進行了探討,同時也毫無保留的分享了各自企業發展的經驗與想法。

    陳惠仁:行業出現回暖向好跡象

    陳惠仁發言主要以串場為主,談話總時長不多,但句句切中要害。

    他表示,同意目前中國經濟“三個失衡”的說法。實體經濟結構性供需失衡;金融和實體經濟失衡,制造業越來越冷,金融火得一塌糊涂;房地產和實體經濟的失衡。

    但是最近這樣的情況有所改變,國家是下了決心要整治房地產亂象和金融亂象,這個是給了從事制造業的這些企業,這些人員一個巨大的鼓舞和信心。

    更何況去年下半年開始,尤其是從第四季度開始,制造業出現了明顯的回暖、向好的跡象。今年一季度,仍然保持了這種上升的勢頭,個別領域甚至出現了訂貨火爆的局面,甚至是供不應求。當然大家也不要指望能恢復到2009年那個時候,因為大環境不一樣了?,F在這種恢復肯定是有道理的,在高速公路上大貨車比以前顯著增多,這就是實體經濟體量實實在在地在增加的直接表現。

    龍興元:中國機床行業的新動力在哪里?

    2016年中國經濟運行總體平穩,并呈現PPI和企業利潤同比由降轉升,失業率不升反降的積極變化。作為機床工具行業,2016年國內機床消費總額達到275億美元,同比持平,結束了自2011年以來的連續下降趨勢。同時,行業產出呈現出恢復性增長,達到了229億美元,同比增長3.6%,實現了由負轉正的良好態勢。

    本次論壇就是要在緩中趨穩的階段中,找到新的增長動力源,推動產品技術提升和產業結構的優化升級,增強企業內生發展的動力,推動行業持續健康高效地發展。龍興元有三點體會:

    一是向存量要效率。隨著我國經濟增長放緩和結構調整的不斷深入,我國機床行業需求結構也在不斷升級,企業發展出現了兩極分化的趨勢。一是面對機床工具行業持續多年的下行的趨勢,部分行業企業出現了開工不足經營困難的現象。另一方面,部分企業逆勢而上,轉型升級成果顯著,在新能源汽車、“三航兩機”等重點領域取得了不俗的業績。秦川早在2013年就將現有業務進行了重新整合,確立了3個三分之一的產業布局,并重新調整公司的戰略思路,將國內現有機床市場存量進行了區分,滿足現有市場的新需求。

    二是緊盯新興市場的新需求,緊盯新能源汽車對高端齒輪的加工需求,以全系列高端機床產品打造了汽車自動變速器的工藝裝備鏈。自去年四季度以來,我們抓住了電動轎車和混合動力轎車的發展機遇,一些產品出現了供不應求的銷售局面。

    最近,在國家一系列政策措施的支持下,國內機床工具企業正在努力追趕個性化定制和高端化制造,這不僅成了主流市場的新需求,也給機床制造業提供了新的供給目標,同時也為行業帶來新動能。以我們的蝸桿砂輪磨齒機為例,在產品研發之初,我們就與國內某汽車行業的客戶成立了聯合研發小組,從產品的研發到現場用戶使用,再到后來的優化并行,每一個階段我們都與用戶進行了多次的交流和探討。

    三是探索現代制造業發展模式。目前制造業已經呈現出了智能化、綠色化、服務化的發展趨勢,基于這三個內容,我們針對用戶的需求,正在打造一個循環的產業鏈。

    董揚:國產裝備在數量上占汽車行業的80%

    董揚認為,汽車產業是機床行業的巨大市場,還有巨大的發展空間。中國汽車產業在今后15年內會平穩增長,增長率大概在3%左右。中國汽車的產銷預計峰值可以達到年產5000萬輛,其中4000萬輛在中國銷售,1000萬輛出口到海外。董揚認為,從政府角度和市場角度都需要汽車產業的增長,中國汽車保有量預計將會達到5億輛,千人400輛的水平,電動車、摩托車、自行車用戶將是汽車的潛在用戶。從供給側來看,汽車金融將會更加蓬勃發展,二手車市場將會逐漸規范,將會更有利于新車的發展。

    董揚還就當前汽車的電動化和汽車網聯的發展發表了自己的見解,認為智能網聯并不會影響汽車的發展。同樣,共享汽車也影響不了汽車產業的發展。

    董揚表示:沒有機床強國就沒有汽車強國,希望兩個行業未來比翼齊飛!

    關錫友:打造i5智能制造戰略生態

    關錫友表示,東北應該叫作大工業基地,而不是叫作老工業基地。大工業基地的轉型比登天還難,因為它的成功依賴于兩個條件:發明家和資本家的出現。

    沈陽機床不斷探索未來,然而卻出現了一系列問題:第一員工不滿意;第二客戶不滿意;第三領導不滿意;第四自己不滿意。于是從2007年開始探索機床制造的未來!

    沈陽機床從源代碼開始寫起,7年后誕生了自己理解的世界首臺基于互聯網的運動控制技術,后來又開發出i5機床。i5機床的特點是可以滿足行業需求,2014年i5機床在上海機床展推出,2015年銷量達到2400臺,2016年交付8000多臺。

    如今,沈陽機床依托i5控制技術及其智能機床,打造出i5智能制造戰略生態。

    庫卡機器人:在最低成本的地方進行生產是所有公司的通則

    AndreasSchuhbauer做了智慧工廠的主題演講。他表示,通過機器人自動化生產,平均可以節省人工的1/3,勞動生產率可以平均提高25%,自動化降低了人員流動性,中國工廠的一般人員流動率在20%,而機器人可以12年堅守一個崗位。目前全球制造業中每萬名員工中有多功能機器人1名。

    過去10年勞動力成本劇增,德國又是世界勞動力成本最高的國家之一,那么庫卡為什么選擇在德國生產?因為自動化可以減少勞動率成本的變化,縮短交換時間,降低物流成本,客戶的意見可以隨時直接向研發部門反饋。據了解,庫卡每年有15000臺機器人在德國生產,其中只有5000臺在中國生產。

    蔚飛:通過技術服務讓客戶使用設備能賺錢

    北京精雕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蔚飛還沒上臺,就被陳惠仁“狠狠”介紹了一把:年輕的民營科技企業,公司一半以上的人員從事技術;在機床協會舉辦的幾次綜合評價指數中,排名都在前五位,其發展堪稱傳奇;而蔚飛則是個性鮮明的企業家,低調、務實、專注,癡迷于小刀具加工技術的研究,他本人大部分時間在從事技術研究,自以為是生活樂趣。

    蔚飛表示,要做好機床企業就要通過多層次、不計代價的工程驗證服務讓客戶能選對、用好精雕機;為客戶建立從試機打樣、產品試產、小批量驗證到規模生產的技術服務體系;客戶的需求就是北京精雕的發展方向;北京精雕經營準則就是必須要通過不計代價的技術服務,讓客戶在使用精雕機的過程中能賺錢,能再發展;必須要建設能夠支持客戶個性需求的核心技術研發能力和產品開發能力。

    山崎馬扎克:只要世界上還有生產制造,機床行業就不是成熟的行業

    機床企業該干點啥?日本山崎馬扎克株式會社副社長清水紀彥認為,機床企業應致力于四個方面的作為。一是,通過有針對性的措施,滿足客戶的個性化需求,避免單純的價格競爭,實現差異化;二是,作為機床廠家,需要比以往更加關注和研究客戶的需求,充分發揮產品價值,從而提高商品價值;三是,為了應對客戶的各種需求,要積極做交鑰匙工程,應對特殊選項要求,為客戶提出建議,提供最合適的設備;四是,致力于自動化、智能化制造的實踐和推廣。

    在馬扎克企業中有一些名言頗值得同行借鑒,只要世界上還有生產制造,機床行業就不是成熟的行業,而是會繼續成長和發展的行業;當今時代,已經不能僅憑價格選擇機型,而是要追求綜合的性價比;機床廠家要做長壽企業,以對自己銷售的設備負起最后的責任;我們最大的喜悅,是得到客戶的滿意和感動。

    博世力士樂:中國制造業應小步快走

    制造商提升競爭力的制勝之道在哪里?劉天鵬認為,中國制造商需要小步快走。以個性化需求為導向、以價值流咨詢為基礎、以互聯自動化為核心、打造具有中國特色的工業4.0交鑰匙解決方案。

    中德制造企業現狀對比:機構組成:中國中小企業占比為95%,數量為5000萬家。德國中小企業占比為99.6%,數量為370萬家。制造業成熟度:中國缺乏完善的價值體系、制造人才匱乏;德國具有精益生產價值、制造業人才充沛。自動化水平:中國制造業集體處于工業2.0~工業3.0之間;德國制造業整體已完成3.0水平。